当前位置: 首页  >   巾帼风采

刘莉晖: 妇联的“脱产”干部

作者:绥宁县      发布时间:2020-06-06 00:21:03

刘莉晖,1968年生,2009年起担任武阳镇解放坪的妇联主席至今。因10多年来兢兢业业,对居委会的群众“有求必应”,被大家亲切的形容为“全脱产、全天候履职”的村妇联“脱产”干部。

这个“脱产干部”可不好当。刚上任的头五年,整个居委会就只有60多岁的老书记姚东生和她两个“干部”,除了妇联的工作,她还兼任居委会的秘书、出纳、计划生育专干等众多工作,是实打实的“兼职”干部。事多,压力大,报酬却少,年薪2000元,还不如很多老百姓在广东打工一个月的工资。

2009年刘莉晖刚担任居委会干部的时候, 集体财产几乎为零,更别说有办公的场所了。和书记商量后,她腾出自己住房的一楼,重新进行装修,并增添一些桌椅,订上居委会的牌子,免费给居委会做“办公大厅”使用。刘莉晖的家在武阳镇步行街,处于居委会的中间位置,地理位置较好,群众办事特别方便。由于刘莉晖的“办公室”就是自己的家,群众深更半夜或天还未亮都有打她电话咨询、找她办事的,而她也一概“来者不拒”,尽力把事办好。

一晃十个年头过去了,2018年,解放坪居委会终于拥有了自己的办公楼,居委会干部从当初的2人增至4人,工资从当初的2000元一年增加到将近2万元一年,兼职的事情少了,工作量“貌似”大大地减轻了,但随着人民群众的收入增长、需求升级,对居委会干部的要求更高、更严格了,加上刘莉晖的“热心肠”——宁愿自己吃亏也要力所能及帮助别人的性格,工作量实际上还增加了。

解放坪居委会的人口构成相当复杂。2671人中,只有一半的常住人口:绥宁二中、武阳镇中心小学、武阳医院、工商税务、邮政、农商银行、农科所、“铁木社”、大学毕业生回迁户口等,有1300人之多,全部在解放坪居委会的管辖范围;另外一半的人口,散居在北京、上海、长沙、邵阳等全国各地,经常处于“失联”状态,这为她的工作增加了不小的难度。但她的工作却有条不紊,“顺风顺水”。

在广场舞还没有风靡全国的时候,她就组织了武阳最早的一批广场舞爱好者,找到自己的好朋友吴萍、戴仁娥牵头当教练,免费教大家跳舞,由于广场舞没有年龄和性别的限制,只要自己想跳的都可以去,很快就收获了一大片“粉丝”。

残疾儿童谭顺峰,先天性智障,二级残疾,奶奶周青连也是肢体四级残疾,一家人连房子都没有。刘莉晖热心地帮忙为他申请低保金、助学金、残疾金、住房保障等,每年代表妇联,给他们一家人送衣服、送棉被、送米送油,送慰问金。

2020年伊始,为守护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,解放坪居委会打响了一场没有硝烟的疫情防控狙击战。疫情就是命令,防控就是责任!刘莉晖迎难而上、全力以赴投入到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战斗中,每天在街上贴标语、挂横幅、拖着大音响在街上“喊喇叭”、背着大喷雾器在大街小巷消毒、设立疫情防控执勤点、入户询问群众身体状况、测量体温并登记上报镇政府……各种招数,凡是能想到的,全都派上了用场。

……

刘莉晖在妇联主席的位置上默默耕耘初心不改,照顾老人的“工作”也是十年如一日。刘莉晖的婆婆生了5个子女:四个儿子一个女儿。但一直在身边照顾的,就刘莉晖和老公两人。1998年从武阳镇综合商场(暨供销社)下岗后,30岁的她一直经营着自己的小生意,并在武阳农贸市场边上修起了一座两个门面的房子。2008年,为了能让小女儿接受更好的教育,她卖掉武阳的房子,在县城购入一套住房,准备继续靠老本行赚钱养家。婆婆听说他们一家人要移居县城,哭了:“莉晖,你别走,你看我们两个老人家,身体又差,你去了县城,连个打招呼的人都没有了。”刘莉晖心软,眼看着老人身体状况越来越差,又折回武阳,买下老房子另外五分之四的产权,和两位老人住回了步行街。婆婆有严重的帕金森病,浑身颤抖不停,生活起居需要专人照料。刘莉晖给老人洗脸、洗头、洗澡,穿衣喂饭,搀扶老人上厕所,大事小事通通承包了。2009年当了居委会干部后,群众找她办事的也非常多,刘莉晖几乎从未出过远门。2013年和2018年,婆婆在长沙脑科医院做了2次开颅的大手术,经过刘莉辉细致体贴的照顾,婆婆的身体恢复得很好,如今婆婆都80岁了,不仅基本的生活可以自理,还可以自己买菜做饭。

曾任海尔集团总裁的张瑞敏有句名言::把每一件简单的事做好就是不简单,把每一件平凡的事做好就是不平凡。刘莉晖就是这样一位甘于平凡、甘于奉献的妇联主席,群众的每一件小事,她都装在心里,再细小的工作,她当大事去完成。

cadc94623714a51df1f45cdb5d3d32c4.jpg

疫情期间刘莉晖拖着大音箱宣传防疫知识

潇湘女性网版权所有,如需转载本站文章,请联系本站,否则后果自负!